Archive for June 2005

Jun 30
2005

记住我的优势

同事说,当事情不可控的时候,我就会变得急躁。
说对了,因为对一件事没信心的时候,它就会变得不可控……
幸运的是,好朋友的一句话帮了我:
记住你的优势!


free blog themes
Jun 16
2005

网站设计 Website & Minisite Design

在新浪,广告团队会根据客户需求,为其选择推广方式。Minisite便是其中之一。
如下是2002年至2007年我在新浪任职时的部分网站设计作品:
At Sina, the sales team would choose ways which customers prefer to promote their product. Minisite is one of the best ways. Here are some of my work during my woking at Sina from 2002 to 2007:
2004 Canon项目 Project Canon Baby Photos Contest in 2004
Canon在2003、2004连续两年与新浪联合举办了“佳能宝贝摄影大赛”,我是本项目的网站负责人和设计师。客户非常喜欢网站最终的视觉效果,当然用户也非常喜欢,从数据上看,参与人数和达到的广告效果,是最终客户连续两年选择新浪的理由。
I was the designer who were responsible for Canon Baby Photo [...]


free blog themes
Jun 01
2005

当我还是一只小狗的时候

2001年 美国密执安州一名男子以七千美金,刊登了一篇全版文章。
看过之后感动得哭了;如果将来有机会再养狗狗,一定养到老!
当我还是一头小狗的时候,我的顽皮滑稽行径每每惹来你的笑声,为你带来欢乐。
虽然家里的鞋子和枕头都给我咬至残缺不全,你依然把我视作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把我唤作你的孩子。
每当到处捣蛋,你总会对着我摇摇手指说:「你怎可以这样呢?」
不过最后你都会向我投降,闹着玩地搓我的肚皮。
你忙得翻天的时候,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把家里弄作一团糟。
我的无声抗议对你总是管用的。
每晚睡觉前我都会跳到你的床上,倚着你撒娇,听你细诉自己的梦想和秘密。
我们常常到公园散步、追逐,偶尔也会驾车兜兜风。
有时我们会停下来吃杯冰淇淋──你总是说冰淇淋对狗儿的健康不好,所以每次我只能吃到雪榚筒。
每天午后我都会在斜阳下打盹,准备迎接你回家。
这些日子,我确信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渐渐地,你花更多时间在工作上,再花更多时间去找寻你的另一半。
无论你怎样繁忙、怎样困恼,我都会耐心守候你,陪你渡过每个绝望心碎的日子,
并支持你的每一个选择──尽管那是一个糟透的决定。
无论发生什么事,每天你踏进家门,我还是会一样兴奋地扑向你,热烈迎接你回家。
终于你谈恋爱了,我为你感到无比的欣慰。
你的她──你现在的妻子──并不是爱狗之人,
对我这头狗儿总有点冷漠,但我还是衷心地欢迎她到家里来。
对着她我也绝对服从,偶尔还会撒撒娇;我要让她知道我也很爱她。
后来你们添了小娃娃,我也跟你一样感到万分雀跃。
我被他们精致的面孔、他们的一颦一笑摄住了。
我真想疼一下他们,好像爱你般爱你的孩子,
然而你和你的妻子却深怕我弄伤他们,整天把我关在门外,甚至把我关到笼里去。
你的孩子慢慢长大,我也成为了他们的好朋友。
他们每每喜欢抓着我的毛皮蹒跚地站起来、喜欢用幼小的指头戳我的眼睛、喜欢为我检查耳朵、也喜欢吻我的鼻子。
我尤其喜欢他们的抚摸──因为你已经很少触碰我了。
有时候我会跳上他们的床,倚着他们撒娇,细听他们的心事和小秘密,
一起静待你把车子驶进车道,回家的声音。
我喜欢他们的一切一切;如有需要的话,我甚至愿意以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他们。
我总是深信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是如何如何爱你的和你的家人呢……
这样的想法,令我最终成了「爱的俘虏」。
曾几何时人们问起你家里可有宠物的时候,你总是毫不迟疑地从钱包掏出我的照片,向他们娓娓道出我的轶事。
不过,近几年有人问起同一个问题,你只冷冷的回答「是」,随即转向别的话题了。
我已经从「你的狗儿」变成只是「一头狗儿」了。
你甚至对我的开支变得吝啬。
后来你的仕途来了个新转机,你极可能要到另一城市工作,移居到一幢不许豢养宠物的公寓去。
终于,你为「家庭」作出正确的抉择。可是,你可还记得我曾几何时就是你「 家庭」的诠释?
你的车子出发了。我不知就里,在旅途中充满期待。
终于我们抵达的是一家动物收容所。
里面传来不只是猫儿和狗儿的气味,还有恐惧、绝望的气味。
你边写着文件,边对那里人说:「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为牠找个好归宿的」。
看着你,他们耸耸肩,露出一个很难过的神情──
对于这里的老犬最终会走的路,他们了如指掌;
纵使老犬们身怀着各种各样的证书,又奈何。
你的儿子紧抓着我的颈圈,哭喊着:「不要!爸爸,求你别让他们 带走我的狗儿!」
你狠下心前去撬开他的小手指,直至他再也触不到我。
我担心他,更担心你为他教的人生课:
什么是友情、什么是忠诚 、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对生命的尊重!
你始终要走了。
你躲开我的目光,最后一次轻轻拍我的头说再现。
你礼貌地婉拒保留我的颈圈及拉绳,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知道你有你的期限,我也知道自己的期限将至。
你走了以后,收容所那两位好心肠的女士说,你既然早知道要离开这城市,应该为我的未来作出打算。
她们摇摇头叹息道:「你怎可以这样呢?」
这里的人整天到晚都忙得团团转。
但倘若时间许可,他们总会抽空照料我们。
在这里我食物不缺,可是这几天以来我已吞不下咽了。
最初每当有人经过这牢笼,我都会满心期待的跑过去,
以为是你回心转意把我接回去。我多渴望这一切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啊!
后来我退而求其次,只盼望有谁会来救救我,
或者只是关心一下我已心满意足了。
更多更多的小狗被送到这里来,我这头老狗唯有撤退到最远的一角。
可悲的是牠们仍天真活泼,似乎对将要面对的命运毫无知觉。
我听到她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私迎着我而来;我知道那一天终于来临了。
她带着我轻轻走过长廊,走进一所异常寂静的密室里。
她轻轻抱我放在一张桌子上,揉着我的耳朵叫我不要担心。
我清楚听到我的心因为预期即将发生的事而怦烈跳动,
可是同时脑里隐隐浮现一种解脱的感觉。
「爱的俘虏」时日无多了。
但是本性使然,我还是为她担心。
我能感到她肩上负着十分沉重的担子,
就像我能感应你一切的喜怒哀乐一样。
她淌着泪,温柔地在我的前腿套上止血带;
我也温柔地舐她的手,犹如许多年以前我在你悲伤的时候安慰你一样。
然后,她以熟练的手势把注射针插入我的静脉里。
一阵刺痛以后, 一股冷流走遍我全身。
我开始晕眩,我感到倦了,躺下了。
我看着她慈悲的眼睛,喃喃地说:「你怎可以这样呢?」
她好像理解我的话,拥着我连声道歉,
并急忙解释她必须要这样做以保证能带我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一个充满爱和光明、跟尘世不同的世界,
在那里我不会再受冷落、遭遗弃、被欺凌,不用再到处闪躲,不需再自谋生存。
我用尽全身最后一分力气向她摇了摇尾巴,我竭力想她知道这句:「 你怎可以这样呢?」
并不是对她说的,对象其实是你──我最爱的主人。
我想念你。
我会永远怀念你,永远等待你。
我只希望你生命中的每一个人也可以同样忠诚的对待你。
别了,我最爱的主人。


free blog themes